2013年

2016-11-29 17:11

  为买房,外埠户籍夫妻俩决定离婚,而后妻子与中介工作职员结婚,在办理完所有购房手续后,再办离婚手续及产证更名,夫妻俩再复婚。意外的是,拿到产证后,却无法入住,反被住在该屋内的住户告上了法庭,理由是原房东之前已将房子“卖”给了他。当地夫妻一审胜诉,但一审讯决被二审法院否认并发回重审,这套位于闵行区虹井路119平方米的房屋到底应当属于谁?

《屋宇转让书》的真伪成为该案的焦点 /晨报记者 张佳琪

  唐女士与丈夫段某从本地来上海打拼已有十余年,先后有了两个小孩,虽然有了必定积蓄,但却由于户口问题始终无奈买房。

  为买房女子先离再嫁

  日前,该案二审休庭。

  2013年,看着房价一直上涨,夫妻俩坐不住了,正巧在做房产中介工作的友人程某为他们推举了虹井路368弄一套潘某挂牌出卖的住房。房证齐全,地段也不错,夫妻俩决议买下这套房屋。

  因当时正好新的房产国五条出台,夫妻俩决定,通过离婚让唐女士与上海籍程某再结婚的方式购房。

  2013年3月,唐女士和程某与潘某签署了房屋转让合同。同年6月拿到房产证后,唐女士就与程某办理了离婚手续,房产证上也只有唐女士一人名字。8月,唐女士与段某复婚。

  想入住却被告“恶意串通”

  实现所有购房手续后,唐女士一家筹备搬进新屋,但该屋内还住着原房主潘某的朋友侯某。面对上门的唐女士一家,侯某道出了另外一番情形。

  侯某称,早在2005年,潘某已经将这套屋子转让于他,并非租借,侯某岂但拿出了该房屋本来的房产证,还表现潘某在2008年签有《房屋转让书》。

  岂非是一房二卖?对此,潘某坚称本人与侯某只是当初有生意上的往来,所以把房子借与其寓居,房产证也是为了便利其须要证实时应用,事后曾向对方索要房产证,但受到谢绝,2011年,他以挂失的方式从新补办了新证。潘某还表示,侯某所说的《房屋转让书》是假的,上面的签名并非其自己所签。

  唐女士起诉侯某,要求其搬出该房屋,随后侯某提出反诉,认为潘某与唐女士及中介通过假结婚的方式“恶意串通”,诉请潘某与唐女士的交易作废。

  两次笔迹鉴定结果不一致

  2015年,该案在闵行法院审理。法庭指定华东政法大学司法鉴定核心对《房屋转让书》进行笔迹鉴定,出具的《司法鉴定意见书》的鉴定意见为不是潘某本人书写。侯某对鉴定意见提出质疑,请求《上海市司法鉴定专家委员会》再次进行意见咨询,论断是:偏向潘某所写。

  法院裁决以为,固然唐女士是通过先离婚后结婚的方法进行买房,但没证据显示其与中介及潘某存在“歹意串通”,而且所有的交易手续均正当有效,驳回了侯某的所有诉求。

  侯某不服提起上诉,一中院受理后认为该案事实过错。将案件发还闵行法院重审。

  2016年6月,闵行法院重审该案。法院审理后,采取了《上海市司法鉴定专家委员会》 的咨询意见,从而改判,认定唐女士与潘某等存在恶意串通行动,支撑了侯某的所有诉求。唐、潘等人不服再提上诉。

  “转让书”真伪成焦点

  10月31日,该案重审二审在一中院15法庭公然开庭审理。法庭对各方提供的相干证据再次进行了质证,并进行了争辩。其中《房屋转让书》的虚实及是否形成“恶意串通”成为了争辩焦点。

  侯某认定此为潘某所写,还供给了两名证物证词,但潘某当庭否定。随后潘某的代办律师提出了多项质疑,认为《上海市司法鉴定专家委员会》 有无鉴定资历问题,依据2014年4月2日《上海市司法局公告:国度司法机关审核登记的鉴定机构名册(上海市)》,未经司法行政机关审核登记的鉴定机构跟个人,不得从事面向社会服务的司法鉴定活动,而该布告审核登记的名册中并不《上海市司法鉴定专家委员会》,因而其不得进行司法鉴定运动。认为上海市司法鉴定专家委员所出示的征询看法书不存在合法性,不应被采信。

  因为两份司法鉴定成果不同,潘某的署理律师提出了申请第三次字迹鉴定。

  唐女士的代理律师则认为,离婚结婚不存在“假”一说,而且唐女士的所有交易行为均合法合规,更不存在恶意串通,抛开潘某与侯某两人是否存在纠纷,房屋转让书真假不说,唐女士是善意第三人,应该受到法律维护。

  法院将择日对该案进行宣判。